欢迎来到泰亚365!

泰亚365www.toya365.com最具影响力的线上娱乐平台 - 泰亚365

当前位置: 泰亚365 > 时尚圈 >

进入老人的住处时却发现屋里堆满了各种捡来的

时间:2015-11-01 16:46
3个月,7000公里,遍访福建全省,几个年轻人敲开了100位抗战老兵的家门。他们中,最年长的103岁,最年轻的也已88岁。他们中,有的独居陋室,有的儿孙满堂,有的声如洪钟,有的终日卧床。他们中

3个月,7000公里,遍访福建全省,几个年轻人敲开了100位抗战老兵的家门。他们中,最年长的103岁,最年轻的也已88岁。他们中,有的独居陋室,有的儿孙满堂,有的声如洪钟,有的终日卧床。他们中,近一半的人月收入低于500元,却自豪地回忆着年轻时靠体力劳动坚强地生活。他们不怕凋零,他们怕被遗忘。

3个月,奔走近7000公里,遍访福建九地市,我们四个年轻人,敲开了100位福建抗战老兵的家门。

就在这短短的3个月里,共有4位老人,在我们采访后匆匆辞世归队。其中一位,甚至在我们采访后两天便走了。

在战壕开满鲜花的今天,老兵们口述呈现的战争细节,让我们得以用常理和人性,重新感受他们当年的苦难与疼痛。

1937年,还是马尾海军学校的学生的他被调北上。他也成为国民革命军海军的一员。面对日军的一流海军实力,他们的北上注定悲壮。抗战伊始,中国海军几乎全军覆没。随后,残余的战友们被调至长江航道布置水雷。因为白天有日本飞机,布雷行动都在晚上。每一次出征,因为都可能是不归途。12月的长江水,林孝祥和战友们要穿着短裤,在水中连续待上4~5个小时。我问他,你不会被冻死么?他说,很多次都差点冻死,人捞上来时已经硬了。我们流泪,是因为我们可以想象,12月份的长江水有多冷。

1944年,云南的怒江边,中日两军隔江对峙。每日,子弹炮弹如暴雨般互相倾泻。每日,辎重兵梁惠国都要开着老旧的卡车运送受伤的战友们。卡车上,重伤的士兵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,鲜血正在咕咕外流。残酷的是,以当时战地的医疗水平,他们不可能有救。这点,车上的医护兵也知道。于是,在一段可怕的心照不宣后,重伤的士兵被直接扔进一旁怒江的峡谷。“沿着怒江那条10多公里的公路上,弥漫着尸体的臭味”。这已经完全超乎了我们对战争的所有想象。我们流泪,是因为我们可以想象,如果被扔下去的士兵还有一口气,他将在怎样的绝望中死去。

71年前的一天,16岁的少年杨志道顾不上流泪,因为在湖南这座叫鸡脚山的山谷里,119名中国军人刚刚停止了呼吸。很多将士的遗体还与日军的尸体紧紧纠缠。3小时前,这片山谷里听不到一声枪响,可怕的寂静里,只有刺刀摩擦肌肉的沉闷响声、以及人的呐喊和呻吟声。全连125人,杨志道是仅存的6位之一。他用白布裹起一具具战友的遗体,他还和他们谈起明天的战事。他们草草安葬了战友,立起一座简陋的纪念碑。这时,3名日军的血已风干。我们流泪,是因为我们可以想象金属刺进身体该有多痛。 (责任编辑:泰亚365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